您好!欢迎您光临 珠联壁合(二十八)_雨的日子文学网!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网络文学>>>小说>>> 珠联壁合(二十八)
珠联壁合(二十八)
发表日期:2007/7/5 0:43:00 出处:未知 作者:紫阳 发布人:ziayng 已被访问 160

 二十八
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;
裙染榴花,风吹少年郎。
芙蓉扣,香罗袖,
杨柳眉颦,半含羞。
情哥哥,东风笑带。
黄莺作对,粉蝶成双,
花前月下,两相投。
云敛晴空,笑分明。
 
旧痕湮透,两重愁。
心似缱,啼红怨,
拜膛空,孤寒命。
天上双星,并打净魂。
生还死,情未灭,
蜡炬灰,鸳鸯冢。
杨柳青青,桃花带着笑靥沉醉在春风,万木也正欣欣向荣,人事全非啊,愁恨恹恹,似醉似痴。空对着溪边鹭鸶,野外闲草,树上生燕,宁馨儿牵引多少遐想!啊,稍微收敛脸色,冷冰冰说:“三日过去了,子阳也打道回府,怎么却去杳如鹤?难道没有如意,一樽浊酒自斟自饮?”檀郎和笑说:“见到玉帝,一切春风得意,只恐见不到,万事都成了蹉跎。也许此刻子阳正匆匆赶路,或许已说服玉帝赦免你不明之冤。眼下,我们只有等待,耐心地等待。”宁馨儿沉吟片刻,摇头说:“不会的,玉帝不会让我一忱清韵!不知何时已彻夜失眠,充满焦虑,更觉得度日如年。是好事难成,幽恨难除,我想到了桃之夭夭的短暂,增添了风雨桃花,红消香断的恐惧,病犯沉疴啊时命凄凉。”
  春归的落花流水惹人不尽的怅恨,而宁馨儿人比黄花瘦,眼中流泪,心里成灰,更增添了檀郎渡过余生的无限哀感。于是,频频慰藉说:“还像从前腰肢阿娜,蛾眉淡扫,声音婉转,飞燕韵舞,不必哀叹辜负青春。笑一笑,一切会好转,有情人终会成了眷属。相信子阳,他不会让我们失望的。”
失望哟,片刻缥渺
在水声潺潺的芳渚
从脚下淌过,
那子阳
摧折了没有归期。
啊,苦心待待
到那时候——
只有痛哭逝去的
对一树桃花黯然神伤。
  哦,如大雁隐隐鸣啾是孕娃,福娃贝贝,福娃晶晶,福娃欢欢,福娃迎迎,福娃妮妮耍着乐子。闻之断肠啊泪落芳草的檀郎,一缕缕亲近不由得暗生是阔别的眷念。于是,勉强挤出一丝微笑,催孕娃这边往来。
  大步流星啊孕娃神采飞扬,乐滋滋说:“噢,你们两相偎依低语诉说着缠绵情思,还怕人家不知道大作张扬!” 檀郎浅浅笑说:“长久地别离我犹存一丝疑虑,只怕万籁悄然惧灭没有寻觅处。如今你满世界如闲云野鹤, 檀郎哥哥也安心。不过,与其日日赏花玩酒,不如成人之美为 檀郎哥哥天庭一趟,是寻子阳快刀斩乱麻,一扫我无端地惆怅。”孕娃自鸣得意,裂嘴笑说:“即是难兄难弟和舟共济,哥哥怎么不吩咐孕娃直截了当?人家可是正气凛然,鬼魂豹狼还得战栗三分,啥事砸过了?好了,檀 郎哥哥只须此地静候,待俺如意的签复。”
一片悠然,哟
杳然云间——
一列飘逸的神仙,
大雁惊得倏忽飞远
趁着飘渺的烟霞
仓惶溃逃,
以为,一队铁骑
突然杀出,向天官
御清风而行。
此刻——
半空中
荡漾起薄雾轻烟。
  心神迷乱间,宁馨儿涕泪交流,红颜薄命啊沉浮黄泉。见漫漫春水鸳鸯相戏,郁郁深暗的绿荫蝴蝶双飞,东风中桃花独自凝情含笑,自是憾恨无限。含情凝视 檀郎,泪落潸潸啊欷觑说;“相逢在桃花烂漫的季节里,那时娇莺欲语,柳丝袅娜飘扬,石榴外烟丝醉软,云霞舒卷,宁馨儿天真无邪, 冰清玉洁,沉鱼落雁倾城廓。不期似水流年,只落得病犯沉或疴。说什么花花草草风前恨,死死生生月下书,到后来不还是蜡炬成灰泪未消,活生生地拆散了这一对鸳鸯。我是有罪,可我真得不知前世得罪了什么,要情投意合却不能相聚?为什么要有风筝线断,银瓶坠井的无奈?为什么牛郎织交要   盈盈一水间,相望难相会?为什么嫦娥要夜夜孤眠,夜夜凄清?为什么王母娘娘没有肠绞的相思?都怪天条,让人敢怒不敢言。天条,是什么?不过黄花瘦影,蝴蝶鱼被狂风散,比目鱼被猛浪吹,血污的游魂。还有,王母娘娘是什么?沸额烂头焦,舞文弄法的顽厮养。”
    檀郎别有 幽恨,也禁不往倾诉;
    闷醉不成欢娱,还是良媒不问蓬门。是的,我们算不上郎才女貌,算不上门当户对,算不上才子佳人,算不上王公贵旅。可是鸳鸯作了对,燕燕成了双,为什么我们要角不吞 饵?不!在天涯,在海角,没有宁馨儿我无兴可逞,没有宁馨儿我满腹爱无处倾诉,没有宁馨儿我惘然若失,没有宁馨儿我天涯飘泊,没有宁馨儿我一枕黄梁,没有宁馨儿我不知花落水流红的怅恨。为什么一位无端的淑女要遭受孤鸾的噩运?是不是天呀不懂情独让我自怜水中影?不会的,不能让你们如原以偿,我要和宁馨儿生得相恨、死亦相亲。”
  颤巍巍折下一枝桃花,宁馨儿苦苦祷祝,说:“天间愿槛凤离车、囚鸾遇赦,红尘望上错花轿嫁对郎、扇底桃花解笑人。虽然宁馨儿危在旦夕,能了却生前心愿,也算心安理得,人生如梦,香闺悄悄,希望你们莫要等到炭冷香消,人瘦晚风峭。上苍啊!我知道一切都成了烟云,让所有的罗袂生寒,所有的目断魂销,所有的遭砻春杵,所有的狼奔鼠骇随宁馨儿去九泉吧!有多少杳如黄鹤,有多少泪落衣襟,有多少泣诉哀怨,有多少妻离子散,你是主宰应该知道。还有,就像这枝桃花,我是花儿他是杈。我不能没有他,他不能少了我。虽然自己近了黄泉,檀郎正英姿焕发,但我企求上苍成全我们比翼双飞或者彼此抹掉这段痛楚的记忆。”话未落音,宁馨儿忽觉轻若飞燕,这才知道已是比翼,还有檀郎。
啊,缠缠绵绵
缱绻万千今生缘
让今夜梦又圆又亮,
翩翩飞
小池塘,苍穹中
今生却不是梦一场。
唤回了心底情
遨翔啊
飞越红尘永相随,
只奢望一次,爱
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。
  观此,有词为证,说是:雪霏霏,雨霏霏,一任雪花漫天飞。鸳鸯带,蝴蝶卮,天涯芳草各自知。尽惹飞絮,生死相许。神仙逍遥,怨春不语。共啼花,度芳年,踏破红尘云万里。

 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
上篇文章: 珠联壁合(二十七)

下篇文章: 珠联壁合(二十九)
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
雨的日子文学网(二站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 QQ:50287454 联系人:雨的日子

琼icp备090051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