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欢迎您光临一叶一世界_雨的日子文学网!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杂文小品>>>一叶一世界
一叶一世界
发表日期:2007/7/4 11:18:00 出处:未知 作者:未知 发布人:ziayng 已被访问 342

   春之声

春儿来,冬又去,一切都有了生气,令人心荡神迷。我先前一直生活在昆明,要是遇上冰雪,那便觉得是件怪事。布达佩斯的冬天,像我亚热带住惯的人,出奇地煎熬非常。卷缩在屋里,瑟瑟索索地颤着身子,打着寒噤,消受贫穷人所应受的寒冷。

  偶尔雪地里游荡,老树伸展着参差的秃枝,刺骨的寒风往来驰突,小鸟们恐怖颤栗,发出凄厉的叫声,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。从而充满一种强烈的感情和迷人的感伤,冬天悲凉,凄清,了无生气。

  自然,闭上眼睛,等春风把它唤醒。盼啊,盼,遂成心愿。清晨初起来时,见对面房屋的瓦上全变成白色的了,便晓知下了一夜的雪。忧郁地注视着漫天皆白的原野,万籁俱寂,世界仿佛凝固了,倍感到寒气袭人。

  明天也许就是春天了吧?好奇心打动着我布达佩斯的郊外漠然了一会儿。石道上铺满了颇深的雪泥,行人稀少,大概冬还不曾过。幽悄地步向前走,天儿越晴,四野越发显出它的美妙,雪光映照下,银装素裹,分外妖娆。忽闻紫丁香散发的菲芳,预感到春的将至。然而,春天在哪里?

  漫无涯际的旷野平畴,春之芽冻土里震动,惊醒,从而喷茁出来。山坡上卧着的小村庄,屋顶上梅花三点四点,雪褥脱去,没有一枝被压抑得欹欹倒倒的了。河呢,不但冰融化,流得急了,水花飞溅,只要顺手一摸,便逮上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青鱼。日色开始蔓延,杨柳绿染,遍地芳草萋萋。

  东望望,西望望,直觉得遍体温暖,心旷神怡。天气特别好,只凭这一点,已使我留恋忘返。就是烟雨迷蒙,有这样新生的季节,我还有别的什么奢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村晚

  晚风轻拂着炊烟,空气里花香淡淡,远天是白云数点------生我养我的地方。

  椰子熟了,高高的挂在枝头,似乎是在飘动,又似乎在眺望故乡。那么凝神,心无旁骛,恋家的日子不好受啊!

  园丁鸟在翩跹,知了叫个不停,金丝雀绕树三匝,纺织娘唧咕着、大自然的悄悄话,短尾猴没有睡觉,灌木丛中攀缘。

  河水蜿蜒,清澈得可以见底,罂栗花盛开的一处消失了尽头。龙眼已硕果累累,故乡没有,苹果也该上市了吧。

  两三只溜达的松鼠,无所牵挂地去去来来,茂密的榕树下似乎在阅兵,又不知为了什么。软柔柔的小草娇羞可爱,总禁不住舞姿婀娜,槟榔树下一簇一簇,像春游的佳丽鸾带三彩。静止不动的是锦川石,在欣赏着自己,忘却了自我。

  美丽的游鱼左右徘徊,枯木新枝下吹着肥肥的泡;另一侧,横卧着一座石拱桥。没有人迹,夕阳斜照,依依的杨柳笼拂,让人缱绻情思来。

  不远处,牧童吆喝着牛儿,走在回家的路上,他妈妈门口等待。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,除了稻迷、油棕,黑麦面我再也熟悉不过了。尝一口多该好啊,就不必迢迢千里,这样,有故乡的余味。

  年轻的傣族姑娘打水归来,倒在石缸里,哗哗地流着声响。巴哥犬温驯地摇尾站着,享受这莫大的快乐。大公鸭嘎嘎,向主人索摇食物。

  孔雀突然鸣叫起来,忙碌地飞向丛林。凉透了我的心坎,远来的客人,家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冬日漫步
  隆冬来临了,我静静地拔去门闩,让温暖的阳光洒在屋里.
  松鼠是个吝啬鬼,储存了太多的东西,此刻在酣睡,悄无声息.
  走出屋外,大地冰封,栏圈上的积雪正在融化滴落,小鸟时来戏耍.雪很干很脆,走上去发出咯咯的声响,隐隐约约为我所熟悉,但不知在哪儿听过.
  湖水永远不褪色,清澈透明,差不多让人察觉不到它的存在.鱼儿游出,呼吸着稀薄而略带弹性的空气,我觉得它们心旷神怡.
  那边有几间小屋,主人已不在,刻上了岁月流失的痕迹.我仍然顺着这条小路小心谨慎轻轻地走过,因为一切都是虚无,一切都被遗忘,就不禁嘲笑为名利折腰的人了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家
  当新年来临的时候,下起了雪.他迎着北风,崎岖的山道上爬行.
  有妻子门口张望,孩子擎效着茶,好象花光柳影温言软语来寒暄,他浑身暖意洋洋.
  路越来越陡,雪也随着加大,显然他倦了,打算找个避风的港湾.
  不远的山洞,黝黑着,神秘而有些温馨.他太渴望有个归宿了,不免一步一步移了过去.
  犹如春暖花开的日子,熬过一冬的紫丁香,探头见到新年的曙光.他兴奋异常,甜得了不得,要美美睡上一觉.
  又浮现妻子秋水望穿,热腾腾的饭菜只少他一人.他歇不住了,呆呆地守在洞口.
  凤仙、石榴,孩子荡着的秋千,此刻已不遥远。
  不觉泪水模糊视线。红烛摇曳了多少碎影,妻子一个个不眠的梦。什么路长、天冷,也是自己瞎气,刹那间换了念头,索性大步流星一气儿赶路。
  衣襟兜满雪花,在天外另一世界他看到了小儿拎着茶炉,竟满面春风起来。如绽苞花儿,似成熟果实。
  何处攒心的什么,趔趔趄趄撤身去了。又是愁眉,又是长叹,热滚滚的心冻僵不了。只石竭的一道斜缝怪自己不够凉透。承认着它的力量,平生第一次回头。
  他神气极了,满天飞雪里不再孤独,只看到家门口妻子栽培的山茶,红艳艳向自己招手。
  北风又来,他想到春天,春天的东风吹满新的希望。笑一阵,这一高兴,泰山也成了砥砺,所有险峻的地方,都他不觉中退后消隐。
  看到小河,流水泛着无限的温柔,他十八年前嬉戏的太湖石走过,闻到一股熟悉的幽香。他知道,在不远的地平线,有山茶花开了,白色、粉色、金黄-----
  妻已做好晚餐等待吗?他在暗想,倘或已躺下了,正回味着在一起的日子。
  炊烟袅袅,有雀儿啼鸣、人语喧哗,阔别多久的朱栏板桥还是村头原来模样。
  所有的亲切,都化作了满天悠扬,随记忆中竹笛飘荡。载着满满的,亲情、爱情、一丝丝剪不断的乡情,梅花在怒放。
 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,说不出是何种滋味,女儿红才好,陈酿多年不知多少底蕴。
  门,他那家半掩,并没有妻子等待,留下的是送给妻子的荷香袋,罩着纸剪的鸳鸯,飘摇、含情。
  他又看到了什么,要汪汪泪流?
  两个十多岁的孩子,偎依着妈妈,在等他不来-----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早上
  黎明到了,鸟儿窗外啁啾。我打开窗户,呼吸着新鲜空气。一个卖花的姑娘过来,问我是否需要几枝玫瑰。我摇着头,会心地笑了。
  那姑娘并没有走开,打就的草簟做上,好象在等待着与我的交易。
  她太不可理喻了,我心底这样暗想。不过半时,便忍不住说:“你走你的,我烦着呢?”
  姑娘漫漫站起,向我一抹轻颦浅笑,一句话也没有说,只打拱作揖。
  我奇怪,问她:“这又不是情人节,我买一些送给谁?”她回答:“你的母亲更好,今天正是她的生日。”
  “生日?”我翻日历查了一阵,果然不出她所料。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我问她。
  “久仰先生大名,别一时工作过火了,连家庭也顾不上。这么,母亲回不安的。”
  “怎么不安发?”我问她。
  姑娘撩起刘海儿,提着竹蓝,走近我说:“谁都熟悉你操劳过度,你看看,大清早地就忙碌起来。”
  是呀,我也时常慨叹生活过累,少人关心。并几度认为被遗弃的孩子,像黑奴一样,拼命地干活。虽然取得了成就,但是以太多的代价换来的。
  “那么,”我问她,“你是说父母怪我不好好地休息,才故意推销你的产品的?”
  她笑了,仍旧问我是否要花。我只当买,就捡了几枝,付些钱。
  谁知,姑娘把钱退给我,说:“不然的话,我可要生气了”
  看她娇慎满面,我只得收下。还未开口,那姑娘已说了句“别整日闷在屋子里,弄垮了身体,我们损失可大”,早远去了。
  我还未来得及反应,就那边电话铃响起-----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
  我喜欢漫长而寒冷的冬夜,这样,当黎明来临的时候,便会加倍地珍惜每一寸光阴,还有大自然的生灵和无生命的东西。是那么期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夜的短暂便剥夺了求生对光明的希望,而理想丰富的且为之不舍的昭示着生的气息。每刻它都在不停地更新,甚至乌云压顶的时候,还说看到太阳,新奇。无忧的人是不会有此感觉的,哪怕家道中落、命丧黄泉,代之的是剪不断的愁绪。正如李煜,歌春花秋月何时了,并不是奋进,倒像前世作了孽似的日趋堕落。感天动地的窦娥来了,光绪帝瀛台悄无声息,在幽冥又多了位新的冤魂,睁裂迷蒙的双眼寻找地狱的亮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渴望
  我渴望春归大地,杨柳发芽的日子。有一块弹丸小岛,楼阁崇峻,亭台雅致,花径幽静,流泉清冽。
  每天早出晚归,最好带条博美犬,和大自然说着悄悄话。长率的鹅掌楸,成片成林的翠竹,还有高洁的白丁香和庄重的紫丁香,被亲密地接近,都渐渐成了我的好朋友,伴随千秋万岁。憨厚可爱的熊猫,啁啾的百灵,我是多么痴醉,等老了容颜,也忘不掉。
  冬无严寒,夏无酷热,四季花开,常年披绿,和天堂一样,我找到心灵的安慰。特别有小祭坛,镶嵌着金银珠宝和高贵华丽的雕饰,半圆形壁龛上布满精致复杂的精美雕塑,我可以向上帝祈福,当绞肠的时候。
  但是,并不是为了享受而不得不退隐,我已身心憔悴,尽不了光荣的使命------诗神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泰姬陵
  想起印度,自然泰姬陵也叫人喜欢。和中国的长城一样,传下去的是匠心真情,是参差坎坷的魅力。晶莹剔透,布局严谨,在人世间独一无二。孩子时候已领悟到它的风采。雪白的大理石,精美的花纹,为自己营造在爱恨情愁的交织里。
  漫步朱木拿河边,有的是水光潋滟,新荷圆圆,温雅的外表下洋溢的聪明习气。感情上疙疙瘩瘩的,总不那么舒服,真要把它当作一位佳人,孤独、寂寞的,痴痴期盼着爱侣归来。不是愉快,而是一生经受的巨大痛苦,但它却能超越时代,走向永恒。
  朝霞升起,远水如烟,近水着了微雨,一轮红日温柔地将睡梦中的泰姬陵唤醒。它睡眼惺忪,目光迷离,给人多少遐想的空间,激荡起多少变幻的感情。那样忧伤,那样强作欢颜,三百年前经受乏味、枯燥与粗野的事情。两座暗红色清真寺为它保驾,对于一切美善,也是一种反抗,一种不屈于误解、寂寞生存的伟大。
  烈日炎炎下,我曾经看过多少遍,它美在哪里。头顶蓝天白云,身倚碧水绿树,总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震荡我心头,泰姬陵是庄严肃穆的,泰姬陵却又多么温柔娴静啊!
  它自己只微笑着,一声不出,变得快,变得神奇。斜阳夕照下,白色、灰黄、金黄、粉红、暗红、淡青。危机与危机的意识,然而,甘心隐去。隔些时候,是满月的夜景,月光洒在冷白色的泰姬陵顶,令人心旷神怡。白色的大理石陵寝,此刻发出淡淡的紫色,清雅出尘,不可方物。
  泰姬陵是永远的,即便一日当中,也各有不同。然而心到神知,真正地懂它的美,也只能发生在多维的体验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枫叶
  从小生活在加拿大,对枫叶十分敏感,秋天到了,香山的枫叶一片鲜红,色彩明媚。我想采撷一桢,让微风带去我的温柔、我的祝福。
  想必已三个冬夏了吧,没有音训,油然会眷念那天一方的花草虫鱼,尤其是国人的最爱------枫叶。
  它确实牵动着我魂牵梦萦的乡情,中国留学,远隔万水千山,最怕进旧相识,而不能自已。
  仰起头来朝东望,一缕晨光熹微,或许此时它正照在家乡的小河、村舍上,不觉温馨。
  朝阳是红的,像枫叶一样,热烈的红,红在天,红在地,红在我似箭归心。
  最近几日,总是彻夜难眠,枫叶啊枫叶,你有情,送我还乡。
  干么那么麻木不仁?秋天来了,天气冷于一日,爸妈还好吗,谁知道,连探望的机会也不给。你可以飘洋过海,我呢,走也不是,留下也不成,真正燥死人。
  但原如此:咱俩形体交换,你招摇你的,我回我的故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 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
上篇文章:蓝色多瑙河

下篇文章:珠联壁合(开场诗)
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
雨的日子文学网(二站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 QQ:50287454 联系人:雨的日子

琼icp备09005167